封开县南丰镇如何建设为县域副中心?

为保障封开县各城镇有序发展和建设,协调各镇发展与保护之间的关系、贯彻落实“十九大”报告精神,我建议在封开南丰镇建设县域副中心,享受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,按小城市标准规划进行规划建设,以更好的带动封开北部片区多镇的经济发展。
       历史背景:
     开建县是个坎坷的老县,在历史上大起大落风雨飘摇历尽沧桑,远的不说就解放后就经历了几次脱胎换骨式的变革,1949年开建县还属独立县拥有南丰、长安、金装、渡头、都平、大玉口等乡镇。
    十年后1959年开建撤县并入怀集,由于开建有它自己的语言文化合并后生活方式差异大,致使民间多有抵制反弹声不断,加之南丰从县城一下子沦为普通小镇,原开建的大员等同于全部降级,所以很多地方官员也都默许或直接参与抗议。
两年后1961年原开建县又脱离怀集南下于封川县对等合并,两县各取其一定名为封开县,虽说合并是对等依存,但县城选于江口那么所谓的对等依存实则是个美丽的安慰话,开建已逝…
   我不是生于那个年代,所以无从知晓那个时代的大背景究竟如何,我只爱现在的封开,我希望封开的发展越来越好。但像两县合并这样事关几十万人前途未来的大事,任何决策都应谨小慎微权衡各方。
制约封开整体发展真正原因:
封开地形如陀瓜般弯窄南北相距甚远,按常理作为山区县市新县城应在中部腹地,如鱼涝、河儿口,地处中心凝聚力强连南接北会更好的发挥带动作用,平衡各方辐射全县,但县城最终选在江口镇。
    江口镇位于封开南部西江边垂,贺江、西江环绕而过,且不论经济如何,就地势而言选为县城是极不合理的,其地处偏僻,发展空间非常有限,且与封开中北部相距远,其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影响仅局限于江口旁几个镇而无法辐射全县各镇,影响力弱就没有凝聚力,其作为县城的权威性就大打折扣,在没有权威的政府领导下就出现了北呼南不理、南求北不应的混乱局面。
    这些年封开南北发展严重不平衡,地区矛盾逐渐凹显,南北经济发展出现严重差异,这就实质上影响了封开的整体经济发展,地方发展积极性无法调动起来,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用了,要重迁县城那是不可能也不切实际的,唯一可行办法就是允许把南丰镇建设为县域副中心,享受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!既然南方江口无力顾及带动北方各镇的发展,何不放手让北方拥有自己的规划权发展自我。
     可行性分析:
     南丰镇位于封开北部原开建县城,人口是封开的五分之一,面积辽阔,属封开北部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,如联合原开建属下的:都平、金装、长安、大玉口、渡头等城镇约有20余万人,占据封开人口的一半,把南丰镇建设为县域副中心,享受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,重组新政是完全有条件有实力有必要,并且可以更好地带动封开北部各镇的发展,以此来提升整个封开的发展水平!
由于封开县历史的的特殊性和地方的实际情况,因此我强烈建议在封开南丰镇建设为县域副中心,享受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,按小城市标准规划进行规划建设,希望封开县领导能把此建议列上议程考虑,下来谋划封开县整体发展规划,全面带动封开各镇发展!谢谢!